霸王别姬是什么意思(指的是什么生肖)

1993年该片荣获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最高奖项金棕榈大奖,成为首部获此殊荣的中国影片[2];此外这部电影还获得了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奖、国际影评人联盟大奖等多项国际大奖,并且是唯一一部同时获得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大奖、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的华语电影[3]。1994年张国荣凭借此片获得第4届中国电影表演艺术学会特别贡献奖。2005年《霸王别姬》入选美国《时代周刊》评出的“全球史上百部最佳电影”。[4]

——百度百科《霸王别姬》

我认为这片子实际上写的是一个做人的道理,也就是老师傅讲的,从一而终,人要自己成全自己。程蝶衣能够成了角儿,不是说说谎就能成了角儿,这部片子也不是外国人说的中国人的这个男同性恋相关题材的电影,而是讲述的程蝶衣怎么从男性变成一个女性的过程,怎么一步一步走向了“性别认知障碍”,通过这个性别认知障碍,走向人生巅峰,怎么因为性别认知障碍,不能完成从一而终的人生价值观,进而走向了死亡的故事

影片前半部分,其实就是在隐喻程蝶衣的性别冲突。首先蒋雯丽抱着孩子来戏园子这一段,大家可以看一下,六指儿,比正常多了一截肉出来,那隐喻什么?多了个男性生殖器,咱们戏园子不要他。切了这多余的东西,师傅就把这孩子收下了,当程蝶衣进来这戏园子的时候,疼的直叫唤。搅乱了戏园子的秩序,也同时意味着,这孩子是要给戏园子带来不一样的东西。在最小的这版程蝶衣这里,可以看到师兄弟全部都是剃了头的,就只有他没有剃,下图也可以看到所有孩子都是光屁股的,只有他是不一样的,也同样是隐喻着,全戏园子就只有把他当是女的,包括后边小豆子练劈腿,小石头宁肯挨打也要帮着小豆子偷工减料,那都是意思是,小豆子男孩子对女孩子的一种保护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然后小石头因为自己被罚的冻得不行,看看小虞姬是怎么对待小霸王的,这眼神不是说兄弟情啊,看兄弟情的去看亮剑里面的眼神啊,这个分明是结了婚的两口子媳妇看丈夫的眼神啊,各位可以体会一下。

影片第一次开始念思凡“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是青年小豆子的第一次出场,青年小豆子和童年小豆子不一样的地方,首先头型不一样,也侧面和《思凡》里面的“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相呼应,也可以看到戏班子一直就是把小豆子往旦角上培养的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练习过程中一直说不对,被师傅打的皮开肉绽,还是说不对,这么打下去迟早被师傅打死,于是和小赖子偷着逃跑,路过戏台子,看到了真正的角儿,真正的虞姬霸王,才被这种京戏的艺术感动的稀里哗啦,涕泗横流,于是励志,也想做那样的角儿,所以才回到了戏班子,这里是说他开始从心里接纳这门艺术,愿意去为艺术做点什么,但是这里他还不知道,自己要牺牲的,是自己的性别。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回来之后,再看看师傅第一次给戏班子的学生讲《霸王别姬》的故事,讲的也是人生的道理,这里也是师傅一语惊醒梦中人,小豆子对于自己出走的行为后悔极了,感到自己是一个不能从一而终的人,自己的人格都低劣了很多,从这一刻起,更加坚定了小豆子决定将一生都奉献给京戏这种艺术的决心,也就为后边彻底失去性别辨识力的小豆子埋下了伏笔。同时这里大家还可以看到,小豆子是单独跪在那一边的,再次隐喻他和其他的师兄弟不一样,不管是培养方式的不一样,还是以后的性格或者成就

讲到这里,人生目标和人生信念都已经建立了,那剩下的就剩下去追求了,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整个戏班子励志的文化氛围和积极的心态,都值得他们拥有一个一战成名的机会,而这个机会的天使就是那爷,那爷也是个识货的,一打眼就看上了小豆子的扮相,给个机会,这个机会可不得了,要是说第一次阉割是由亲生母亲完成的,第二次,则是由自己意中人完成的。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关键时候出岔子,毁了整个戏班子的前途,气的小石头拿起师傅的烟杆子就捅小豆子的嘴,这是什么意思?一个这么像那东西的玩意儿捅着小豆子的嘴,完了还捅出血了,有点社会阅历的,联想一下,什么意思并不难理解,这分明是小豆子第一次被小霸王采取强暴性措施,结果立竿见影,马上就能背对了。这两次阉割都是小豆子对自己性别认知的至关重要的节点,是精神层面上的阉割。

马克思说,物质决定意识,意识反作用于物质,前两次精神阉割如果说还给小虞姬留下一点生活上的余地,张公公的出现就彻底摧毁了小豆子对于自己男性性别的认知了,小演员们演出非常顺利,把那张公公看的如痴如醉,公公嘛,缺那点东西,对这个肯定是非常执迷的,为了戏班子的未来,或者说无从选择,只能是再一次从肉体上被强暴,影片设计的从张公公那里出来,就碰到了磨盘上的小四,也寓意着两人发生过什么之后结下的孽果,既然是孽果,封建余孽的种到了后边那么偏激,走另一个极端也就不难理解了。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到此,可以说不管是精神阉割和身体阉割都已经完成,所以影片直接就到了张国荣扮演的程蝶衣画面了,我们可以看一下张国荣对于角色的理解和把握是非常到位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不是在讲一个正常男人表现出来的戏里戏外,从这里就也知道了程蝶衣已经到了人戏不分,人生就是戏,戏就是人生的境界,相信这会儿让她再背《思凡》,定是一字也不会错了

从这以后,讲的可都是程蝶衣人戏合一的境界,人在戏在,戏在人在。也注定了人戏一旦分开,必将是个悲剧收场的结局。不管是两个人刚下台独处的疯打闹还是程蝶衣知道出现了另一个女人在假霸王的现实生活中时的表现,莫不是一对已然在一起的情侣该有的姿态,只是后者,表白的字眼说不出口,留最后一点自尊,临时改口,但是可以看到假霸王对待这种感情是难以接受的。

所以霸王结婚当天,程蝶衣去了哪里呢?去找葛大爷探讨艺术去了,而且还从这里带回了霸王从小看上的宝剑,那是不是说,黄天霸这边娶着妓女,真虞姬去找了真霸王,一边有亲朋好友彩礼为证,一边有霸王和虞姬的定情信物呢?其实说到这里,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真的不知道是不是进步,清末时期对这个相公文化还是很包容的

相公就是一种男妓、男娼。相公集中的地方叫做相公堂子。迄今在北京大栅栏附近还能寻得这么个胡同。 在京城里面,逛相公是冠冕堂皇的,不算犯法。——《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清季北京通行的一种近乎旅游指南性质的书,叫做《朝市丛载》,书中载有《咏像姑车》,诗曰:

曲巷趋香车,隐约雏伶貌似花,

应怕路人争看杀,垂帘一幅子儿纱。

把一个乘子儿纱香车招摇过市的相公,写得娇如雏妓、呼之欲出。

清代末年,一些面目较好的男童伶,打扮得油头粉面,终日娇声细语地充当类似男妓的角色,在堂子里接待那些有“龙阳之癖”的“风雅人士”,郁酒承欢,调笑取乐。这些相公娇柔作态,以身相许,大捧唱西皮二簧的红角男旦和有权有势的大佬馆,彼此之间还要拿班坐科、争风吃醋,造成绯闻不断。齐如山先生所写的《回忆录》中曾谈到,他当时之所以不大愿意与旦角来往,怕的是被朋友不齿,横遭物议。从这一层也可以看到社会上对相公这类搞同性恋人的鄙视。

同性恋现象在我国出现得很早,纪晓岚在《阅徽草堂笔记》中说“杂说称娈童始黄帝。”潘光旦先生反驳说,此说不尽可靠,因为连黄帝是否确有其人,还在探讨之中。

但是,诸如龙阳君为魏王“拂枕席”、弥子瑕与卫灵公“分桃而食”、汉哀帝与董贤同衾共寝,以至董贤在睡觉时压住了皇帝的袖子,哀帝不忍惊醒他,自己“断袖而起”,这些同性恋的故事,都是有文字可考的。又如汉文帝宠幸邓通,破例赐给他开采铜山并且自铸钱币的权力,邓通因此富比王侯,钱盈天下,他是中国历史上以“美色”获益最多的一个男人。

明清两代,由于政府立有法令禁止官吏嫖妓狎娼,士大夫就去狎亵男色,这些男色多半是梨园中的子弟。澡亮的男孩子学戏时,由于师傅的调唆、坏人的引逗、周围环境的熏染,使这些孩子产生变态心理,逐渐堕落,成了变相的泄欲器。相公堂子原本是演剧业的一个正当组织,以解决和调停同仁间的演出合作等问题。由于达官贵人常来此找乐儿,男旦也聚在此处摘同性恋,所以名声渐坏,时人将相公堂子视为男娼馆,与妓院无两。

清代盛行“私寓”,官吏富商们以蓄养相公为一时风气。这些大户人家买来眉清目秀的小男孩充做书童、眼随、小厮,实为供主人狎玩,往往不以为耻,反称名士风流。

到了民国初年,一些名伶和有志之士对此提出异议,并撰文呼吁有此癖者自重自爱,另一方面政府提倡维新、匡正积弊,遂明令提出度止,相公这一行才逐渐消失。

《官场现形记》里写了个“一天到晚长在相公堂子里”的老斗,名卢朝宾,官任给事中。他所押的像姑(相公)叫奎官,始而狎,继而替奎官赎身,又为他娶媳妇,买房子,爱护备至,视为奇珍。清人陈森写的小说《品花宝鉴》中,也有许多官场人物押玩像姑(相公)的描写。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再后来,菊仙不让假霸王继续唱戏了,是她烦唱戏么,不是,她是不愿意和另一个“女人”争自己的老公,两个人被老师傅叫去挨训,老师傅这时候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举动,把烟杆子扔地上让虞姬去捅霸王,这简直扯淡,这怎么可能,已经形成自己是“女的”的性别意识了,怎么可能用那种方式去侵犯自己的意中人,这时候霸王还帮把手递过去,说明他也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对虞姬有这样的影响

至于高票答案说的什么真话假话,那是有前提的,他不是不能说真话,他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为了把霸王从日本人手里放出来,程蝶衣去给青木唱了戏,但是国民政府时期,却因为这件事把程蝶衣定位汉奸,这时候段小楼和菊仙去找袁四爷给程蝶衣辩白,法官也提示只要你撒个小谎就放你走,但是他没有,是因为菊仙管小楼要了字据,这字据写着,以后不跟程蝶衣唱戏了,以后保证和菊仙好好过日子。段小楼也不知道这信不是菊仙留着自己用的,她竟然拿去和程蝶衣做交换了,意思就是,放你出来,以后你别找我们家段小楼唱戏了,这就是代价,你接受了,我们就放你出去。所以庭审现场,程蝶衣才会有活路也不选,说那话就是奔死了去的,这是虞姬第一次别霸王。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在这后来,虞姬想死却没死成,又染上了大烟,这个上瘾了跟死了又有什么分别呢,还是后来段小楼又唱戏了,才帮蝶衣把烟瘾戒了,相当于给他了一次重生的机会,这时候,两个人一起在床上的照片,是不是像极了夫妻,结果自己和张公公的孽种忘恩负义,一定要代替他演虞姬,这时候段小楼劝蝶衣服个软,那是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承认自己不是虞姬,小四儿演的也是虞姬呗。蝶衣怎么回复的,问起来虞姬是怎么死的,那是什么意思,不可能,我就是死,我也要和角色一起在一起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这也是又一次的姬别霸王,角色被小四儿抢了去,程蝶衣烧掉了自己的所有的戏服,相当于又恢复到半生半死的状态了,这也是他的宿命,他的角色没了,他还没死,为什么,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他需要一个契机,死在这个角色上面,也许新时代来了,终于能够等到和霸王一起唱戏不再分开,也许不需要死了,但是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把时光送回到断指的那个日子,血糊糊的小手化了押,也就是就算是在这上面付了一辈子了。霸王老了唱不了了,京戏连个舞台也都没剩下,自己也真的是个男儿郎,并不是女娇娥,一死了无牵挂了,下辈子做女娇娥吧,影片就结束了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霸王别姬》里为什么老是把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念错?

所以说这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实际上是贯穿整个故事的一条线,没有性别的错乱就没有后边故事的展开。

都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可讽刺的是全片就只有戏子和婊子为情义而死。

影片虽然叫做霸王别姬,又何尝不是姬别霸王。段小楼那句“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又何尝不是全片文眼。真虞姬确切无疑,总有假的虞姬去抢假的霸王,真的霸王,也和假的霸王争风吃醋过,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每个人的人生何尝不是一出戏,演着演着自己就都着了迷,真真假假乱花迷人眼,虚虚实实浅草入马蹄,醒来的那天,又何尝不是断弦之音的惆怅,你看剧中嗟嘘慨叹,剧外人看你,亦是呜呼哀哉!

八功德水饮一勺,当下令君热恼消。城里红尘莫回首,小屏风岭好逍遥。

阴阳命理神机术,何须访道路迢迢。际遇相识幸缘起,鲤对叨陪为君聊。